臨時、不確定的事物,對亞斯孩子來說,都是一種威脅

文/王意中 「隨便坐」,怎麼坐?! 「各位同學,上課了。大家挑一個喜歡的位子,隨便坐。」 老師話一說完,同學們都各自選了位子坐下。只有阿彥還在門口踱步,口中喃喃著: 「隨便坐,隨便坐,隨便坐……我哪知道要坐哪裡?怎麼可以隨便坐?你講隨便坐,讓我不知所措,讓我無從選擇!」 看到全班只剩阿彥還站著,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