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臺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遺書工作小組 我們的起點是一九五○至七○年間,白色恐怖當事者遭槍決後留下的遺書與書信。部分書信在當事者槍決前,等候判決階段就寄回家中。但遺書則要到槍決後一甲子,在民間社會施壓下,才由政府歸還家屬。不論哪一種材料,這些當事者早已於五、六十年前,就喪生於新店溪畔或安坑山腳的刑場中。死去之人,早已無語,這些文字就成為後人理解他們生時容貌的有限依據。 完整文章
文/費德利可.阿薩特;譯/馮丞云 泰德.麥凱正準備往太陽穴開槍,這時門鈴聲不斷響起。 他等了一會兒。有人在門外他沒辦法扣扳機。 不管你是誰,快滾。 門鈴聲再度響起,一名男子吼著:「快開門,我知道你聽得到我的聲音!」 傳到書房的聲音驚人地清晰,令泰德瞬間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聽到了。 完整文章
文/海東青(歷史所碩士生) 本文與【故事‧說書】合作刊載 人聲鼎沸的臺北書展,總得要到閉館時間刻刻逼近,如海的人潮漸之退去時,方才稍得寧靜。這時,我們這些小工讀生,也從在整日的排書補書各類顧客服務中短暫解脫。 依稀記得,那一天編輯與業務部職員談起今日的銷售:衛城新出的《無法送達的遺書:記那些在恐怖年代失落的人》(下稱《遺書》)在現場熱銷,補完這批,公司也暫無庫存,得再刷了。 那是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