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洪美鈴 孩子長大的過程中,難免跌跌撞撞。一般來說,如果是自撞受傷,父母盡力照顧孩子時,會因為無法替代孩子的苦而心疼。另一種狀況,則是孩子傷到別人,我們在誠懇善後之際,心也懸在空中,一方面是愧疚,一方面是恐懼,擔憂是否對他人造成了難以挽回的傷害。 再如果有一天,傷人與受傷的,都是自己的孩子呢? 完整文章
文/洪美鈴 原本是我要陪老二去參加比賽的,但老大生病了,所以改由爸爸陪老二,我帶老大去看醫生。 老大和我聊天時,說:「媽媽,弟弟要去參加硬筆字比賽,考試考一百分,跳繩也第一喔!」 我沒有多想,就說:「對啊!媽媽也覺得他真厲害。不知道怎麼辦到的?可能是因為很專心吧。」 老大安靜了一會兒,說:「媽媽,那妳會選我嗎?」 這什麼意思?我納悶地問他:「選你什麼?你生病,我就選擇陪你看醫生啊!」 完整文章
文/洪美鈴 * 依著糾結與掙扎的習性而活 我是個媽媽,是個心理師,還是某人的老婆、家人、朋友……就如同擦身而過的每個人,身上掛著各種角色。我們呼吸同樣的空氣,同樣抱怨著豔陽、陰雨,也擺出同樣的表情:看似熱切,其實帶點著急;貌似平穩淡定,但其實已和疲倦分不清。 蠟燭多頭燒,也許要關心的不是有幾頭,而是「怎麼燒」。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