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娜拉.塞美 海德薇希.葛羅特鮑姆每天都最早起床,在她和女兒譚妮雅出門之前準備一份簡單的早餐,這天早晨也一樣。她剛在廚房裡忙完,就注意到樓上毫無動靜。女兒顯然是睡過頭了,於是她上樓去叫醒她,走到她房門前敲了門。 「譚妮雅,起床囉!已經很晚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