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三個詞有類似命運,它們都不斷被別人提醒「不要只想到你自己」,像是: 「女人也會說教,為什麼只針對男性?」 「女性主義的目的是性別平等,既然平等,為什麼是『女性』主義?」 「『黑人的命很重要』(Black Lives Matter),其他人的命就不重要嗎?為什麼不改成『All Lives Matter』?」 己願他力問題 完整文章
文/劉芷妤 在採訪布蘭登‧山德森之前,我曾經幻想過:光是介紹他得過的大小獎項、在全球造成的轟動……好像就足以佔去大半篇幅,是個相當普遍也很可以偷懶的寫稿方式。 但是採訪結束之後,我必須說,穿透那些銷售數字、獎項羅列與翻譯了幾國語言等功成名就的華麗成績單,布蘭登‧山德森是個無比認真的創作者,他的認真,足以讓任何一個被他「感召」的訪者都不忍心偷懶。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