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版權營】數位化、多元化、翻譯的選擇與讀者的口味──東南亞書市現況

側記/林宣瑋 政府大力推行新南向政策之際,台灣也逐步了解東南亞的方方面面。這次在文化部的穿針引線下,光磊國際版權代理邀請三位分別來自馬來西亞、泰國、印尼的出版商,以推動東南亞聞名的「燦爛時光」書店為場地,向台灣讀者介紹東南亞書市的情況。 來自馬來西亞的Poh Swee Hiang是印尼Pelangi…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貪看眼皮,無緣擺渡,我,只好路過──談《擺渡人》

改編自小說的電影似乎總背負著原罪,畢竟小說以文字為主,每個讀者腦海中的畫面均不相同,無論是場景佈置,或是最常成為討論話題的選角等等,想要滿足所有讀過原著的人,根本是件不可能的事。因此,這些電影大多從前製作業開始,便會受盡各種原著狂熱支持者的冷嘲熱諷。作品越受歡迎,這種情況則越加嚴重。到了影片上映後,…

電影全民瘋「懷舊」,只想回到過去,如何放眼未來?

文/犢玫瑰 懷舊是去蕪存菁的過程,去除記憶雜質,留下最珍貴的事物。年老懷舊是幸福,但如果整個年輕世代,三十五歲就在緬懷過去,代表怎樣的訊息?從《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到《我的少女時代》,我們為什麼如此渴望回到過去? ──《我們的那時此刻》 最近幾年影視圈吹起一股「懷舊風」,不論是電影、電視、綜藝…

【祁立峰讀古文撞到鄉民】東坡啊,詞,不是這麼寫滴。但是……

作為詩、詞、文、書法諸成就賅備的大學士,後代對蘇軾的評價甚高。不過我的詞選課並沒有花太多篇幅講東坡詞。文學史談一個體類發展,多半從所謂的「本色」與「別格」區辨,東坡創造出詞的豪放一體,怎麼看都只能算是本色之外的異調。 當然,古典時期論作家與作品優劣,往往不是如新批評那樣,將文本剝離於時代語境,以意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