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艾倫.狄維瑟;譯/黃怡雪 任何處於這樣絕望困境裡的人,最基本也最重要的需要,就只是被了解而已。 某個星期一,在她丈夫固定會出門打橋牌的晚上,她吃了過量的藥。 她能活下來其實是個意外:因為流感盛行,好幾個打橋牌的人都臥病在家。她的丈夫提早回家發現了她,她才有機會被送到我擔任護理長的神經內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