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德國面對二戰歷史時,不需畏首畏尾、可以直接面對?──專訪蔡慶樺

文/犁客 「我跟你講,」蔡慶樺說,「在台灣大部分對德國有興趣的人,如果不是德語相關科系,就是受了某個老師的影響。」 蔡慶樺在各種媒體發表不同面向的德國觀察、出版多本德國相關書籍,曾在德國求學、工作,不過蔡慶樺坦承,自己對德國本來不算特別有興趣。「我大學念外交,現在在外交部工作,算是本行;外交念的大概…

對待語言,我們也必須要求一種轉型正義

文/蔡慶樺 前幾年,德國另類選擇黨(AfD)的歐洲議員亨克爾(Hans-Olaf Henkel)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他認為黨內存在著太多極右勢力,應該重整黨內以奠定新的方向——他針對的,正是派翠(Frauke Petry)與高蘭(Alexander Gauland)這兩個後來擔任正副主席的人。 亨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