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暮琳 「沉舟」兩字看似負面悲傷,用以形容背水一戰的「破釜沉舟」卻有殺出新生之感。詩人夏夏在聽聞台灣野生魚類消失的景況後,推想若是魚類消失在地球上,未來該如何向後代子孫解釋字典中的「魚」字才好?有感於中文字許多部首出於自然,現今社會與自然的連結卻愈發薄弱,她發起籌備《沉舟記》一書的計畫,在記錄消逝之物的同時,也擁抱對新生的期許。 完整文章
辭海的聯合國中浮盪著大約兩百個「部首國」,較為知名的有「心字國」、「水字國」、「口字國」、「魚字國」、「鳥字國」……等等。 有些國家地大物博,人口眾多,有些是小國寡民,字民寥寥可數。不管如何,大家彼此承認,地位相當,沒有所謂否決權,哪一國可以排擠哪一國,哪一國想統一哪一國之類的事。 然而,看似正義和平的辭海聯合國中,卻有一個國度──女人國──讓人詬病。 完整文章
「攵」(音撲)這個部首恐怕認識的人不多了,但它其實是漢字體系裡很重要的組字元件。 一般字典裡收有「攵」部件的字至少上百個,如果收字量全面一點的字典,罕用字加起來甚至會到三百字以上。 如果你看「攵」的形狀長得像注音ㄅㄆㄇ的「ㄆ」,那你還真沒猜錯,注音「ㄆ」正是因「攵」而成立的。當年章太炎在設計注音字母(即注音符號前身)的時候,就是以「攵」的字型和發音來做「ㄆ」的原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