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沐羽 從台北南下的高鐵,鄧小樺準備去參觀台南文學館的「追憶我城──香港文學年華」特展。此前數日,她在台北接受數個採訪,探訪台灣友好,又跟出版社開會,行程表排得密密麻麻是她的特色,就連到了台南,她也將會去拜訪黃崇凱。而在這恐怖的密集行程裡,她在高鐵上一邊吃早餐,一邊跟我討論《我香港,我街道》這本二月才剛出版的新書。 完整文章
某一次演講,我提到了白色恐怖時期,國民黨政府曾經濫殺許多人命。此時,台下有一名婦人站起,一臉氣憤對著我與對談人(飛文工作室的負責人、小說家林峰毅)說:「哪有死那麼多人,不過才死幾個人而已!」我無奈表達了,就算只有一條人命,這種事也完全不應該發生。但她無法理解,仍悻悻然離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