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未離開大宅,此刻獨自身處洛陽城中,心中忽然動念:「這個城市是活的!」

文/鄭丰 沈綾獨自站在洛陽街頭,勉強壓抑心中的焦慮恐懼,抬頭環望洛陽城中的車水馬龍,熙來攘往,放眼盡是富裕繁華,擁擠忙碌,只看得人眼花撩亂,目不暇給。他看得久了,一時忘卻了自身的孤苦悲傷,好奇地張望起街上的馬車行人,觀望人們的衣飾穿著,聆聽人們的笑語交談,心頭感到一陣奇異的悸動。長到八歲,他從未出過…

【讀墨閱讀榜:這本大家讀最久!】Vol. 07:這些書讀很久的原因⋯⋯哎呦你懂的~

有些書因為經典,可以反覆讀、可以挑想複習的章節讀、可能為了找資料做研究讀,甚至可能為了註釋或翻譯的版本比較而讀(利用可以試讀的電子書做這事實在太方便了啊)──所以這類書會進入閱讀榜。 有些書因為精采,所以雖然字數常常很多,但一開始讀就常常停不下來,尤其是不分冊的電子書連換書的功夫都省了,真是完全邪惡…

【一週E書】長輩教誨時分,讓我們發揮學生時代上課讀閒書的精神吧!

文/犁客 如果應景一點,今天應該要來聊聊和愛情有關係的書。 不過,「幸福的伴侶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伴侶各有各的不幸」(對不起了托爾斯泰),用各自觀察角度及文字技巧講愛情的創作者很多,但遇上衝突──不管是和同學走在一起被誤會啦、有個吃醋的妹妹啦、突然跑出類型完全不同的情敵啦,甚至因為大時代裡的遠大理想沒…

在還不「武俠」的時代裡,如何表現「武俠」精神?──專訪《巫王志》作者鄭丰

文/犁客 有的武俠小說作者設定的時代背景很模糊,以自己的多部作品建構出獨立的武俠世界,有的武俠小說作者會設定一個現實的時代,但情節幾乎完全另行發揮;也有的武俠小說作者,不但喜歡明確的時代設定,還會利用機會把歷史中實際出現的人物變成自己故事裡的角色。 例如鄭丰。 出道十年、每兩年穩定交出一部新作品,鄭…

2015 Readmoo年度閱讀報告:行動化與生活化為發展兩大主軸

文/moo 編 開啟年度閱讀報告風氣之先的 Readmoo,又帶來了 2015 Readmoo 年度閱讀報告。在這一年行動裝置的普及已經明確發酵,除了讓閱讀載具快速由桌機移轉至手機與平板,透過行動載具閱讀的讀者比例已高達七成;此外,讀者的數位閱讀行為,也隨著行動載具融入了生活空間;「行動化」與「生活…

【果子離群索書】當武術碰上法術

武俠小說發展至今,看似沈寂,但其實正以另一型態崛起,重現於書市江湖,那就是年輕族群喜愛的玄幻武俠小說。 玄幻武俠的寫作者與讀者群都年輕,思惟從漫畫,電玩遊戲延伸出來,在無邊無際的想像中獲得滿足。這些作品多數在網路上連載,部分集結成書也很受歡迎,帶來新的武俠熱潮。 若放在武俠小說系譜裡,玄幻武俠較接近…

武俠的丰盛時代──鄭丰、盛顏談武俠小說

文/鄭丰、盛顏;整理/鄭建宗 出版《天觀雙俠》、《生死谷》等多部暢銷武俠作品的鄭丰,與以《三京畫本》一鳴驚人的盛顏,都寫出了收服傳統武俠讀者、但又自成一格的小說。關於武俠、創作、閱讀和生活,她們是這麼說的…… 各自的閱讀武俠脈絡中,都讀了哪些作品?受哪個武俠小說家啟發最大? 鄭丰: 我從小看的武俠小…

【果子離群索書】讀《天觀雙俠》

說《天觀雙俠》之前,先談讀者對此書的印象與評論。 2007 年鄭丰(陳宇慧)推出這部初試啼聲之作時,出版社為作者冠上「女版金庸」之名宣傳,於是,讀者反應大都圍繞著她的女性身分以及與金庸的比較而打轉。這是兩面刃,正面效果是勾起購買慾,引起注意,屬於搭名人的行銷手法,但相對的,作品與金庸一比較,坑坑疤疤…

【影音專訪】鄭丰:當然要讀武俠呀!──這是我們文化的一部分

從《天觀雙俠》到《生死谷》,武俠小說作家持續筆耕,每兩年都交出一部新作;但事實上,當年讓她一鳴驚人的《天觀雙俠》原稿檔案,曾經被她荒置在電腦中許多年,她也從沒想過會成為一個武俠小說作家──雖然鄭丰從小就嗜讀金庸。 從一個被金庸領進世界的小女孩,到現今華文世界的「女版金庸」,鄭丰如何開始創作、又如何看…

當然要讀武俠呀!從《天觀雙俠》到《生死谷》──專訪鄭丰

文/犁客 「晚唐時代有很多暗殺事件,自然就需要很多刺客和殺手,這是我把《生死谷》的時代背景設定在晚唐的原因;」鄭丰道,「不過那時候我並不知道,侯孝賢導演正在拍同樣發生在晚唐的《刺客聶隱娘》。」 以《天觀雙俠》、《靈劍》聞名的武俠小說作者鄭丰,今年交出新作品《生死谷》,描述兩個孩童被擄至一處隱密山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