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華正函;照片提供/青鳥書店 「新聞標題總會在負面事件上貼上性別標籤,像是『女同志情殺』和『女三寶』,我們閱讀時該思考這種標題是不是對的,如果能意識到這是錯誤的,創作上會有很驚人的改變。」設計師李君慈強調,創作與生活兩者是交織而成的,培養自己的批判性思考,去探究自己眼前的事物,將有助自己的視角更為宏觀。 完整文章
文/鄭宜農 隱身在遠處望著人群,我看見一個靈活的身影,以飛快速度蹦蹦蹦地出現在過來的方向。她身上穿著綠色碎花洋裝,燙捲的中長髮因為大律動而上下彈跳,大眼睛四處張望,毛毛蟲一樣的眉毛微微上揚,也在尋找著我。 她想必尋找得有些吃力,因為眼前所及、都是別人的上腰。 原來,我正在等待一個矮小到不可思議的少女。 完整文章
文/許楚君;人物攝影/Wu René 吳翛 這個下午天空的臉色陰沉,卻還帶著臺北慣有的悶熱,好像隨時要下雨,隨時該有些什麼,要衝破滯悶的空氣。咖啡店就在城南一角,幾盞骨董燈隔出另一個幻異的時空,嫣紅沙發靠在暗綠牆紙,很宜於把自己陷進老椅子,在迷離晃曳的光影之間,聽一聽荒誕而至於久遠神祕的傳奇故事。 完整文章
文/奧杜篤 元旦假期收假前,知名音樂人鄭宜農一篇被許多媒體解讀為出櫃的臉書貼文,引爆了網路上各方論戰。這一次的筆戰,在我看來,比單純討論「同性戀是否有罪」或者「同志能不能結婚」更有意思得多,老實說,我早被什麼什麼盟的打壞胃口,看到以上那種基本問題,已經完全想放棄溝通——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們要討論世界地理,至少要彼此都有「地球是圓的」的這種共識吧?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