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莎拉.克勞斯諾斯坦;譯/胡訢諄 當我們談到一九七二年的這對新婚夫婦,我們一定會談到小孩,不只是婚禮之後很快就會懷上的小孩,還有在那之前的小孩,因為這對夫妻都還是青少年,都還是孩子。彼得和琳達確實如此,他們兩人都只是盡力跟著劇本。 完整文章
文/張亦絢 有次我對某人道:「你的臉看來像所有我曾不愛了的人的總和。」──如果這是示愛就非常糟糕,說人沒特色就罷了,還是經濟型的綜合包──幸而那時的人與我,都已越過浪漫主義了。某人心平氣和幽默道:「可能因為這時妳沒戴眼鏡的關係。」 讀完羅浥薇薇的新書後,我一直在想這個「眼鏡的問題」。 完整文章
文/張亦絢 我非常喜愛櫻木紫乃的《愛的荒蕪地帶》。 仙女教母灰姑娘 我的外公經商失敗後,必須舉家從台北遷回鄉下。遷回鄉下,我母親勢必無法升學。十歲出頭的小女孩,也知道為前途打算,為此猴子般地大鬧。最後吵到女鄰居出面,願意將我母親寄養在自己家中。 完整文章
告別純真年代,歡迎來到惡女當道的年代! 看流行電影中的惡女們,如何發揮陰性力量,挑戰傳統社會價值,突破父權社會的框架。 《BJ單身日記》不只是布莉姬的求愛小劇場,更是女性主義與後女性主義游移協商出的典型代表? 《慾望城市》挑戰異性戀主流的性愛冒險與姊妹情誼,與暗藏的酷兒文化相濡以沫,宛如一座都會情慾博物館。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