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蓋瑞 常常會有人問我們,值班時假設在凌晨接起電話,是如何保持腦袋清醒呢?這是個有趣的問題,但很遺憾的,這個問題的前提就錯了,誰說值班醫師接起公務機的當下,腦袋一定是清醒的呢? 連續工作後小憩片刻,然後沒多久被電話叫醒,這種時候腦袋要百分之百清醒的難度,簡直媲美公立高中讀三年然後學校運動服不能有酸臭味,兩者都是魔王級的挑戰。 非打不可的電話 完整文章
文/蓋瑞 對不是念醫學系的人來說,可能難以想像醫學系是怎麼樣的世界,那麼傳統的第一志願台大醫學系,讀起來到底是什麼感覺呢?就像是跟一堆大型鯉魚,在一個小小池塘裡一起游泳。其實,在開始大學生活前,多少就透過報紙認識這批特大號的鯉魚了。 蠻現實的是,要能在讀書至上的台灣考上第一志願,大多數同學的家裡至少要能提供足夠的資源,並且小孩也要願意吸收、利用這些資源,才能在強調升學競爭的台灣脫穎而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