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布萊克.克勞奇 Blake Crouch 譯/顏湘如 〉〉〉巴瑞   二○一八年十一月二日 巴瑞.薩頓驅車停到波伊大樓大門口旁的防火巷。這是一棟裝飾藝術風格的高樓,外牆燈光照得白燦燦。他從一輛福特維多利亞皇冠車上下來,匆匆橫越人行道,推動旋轉門進入大廳。 夜班警衛站在成排電梯旁,開著其中一扇門等候疾行而來的巴瑞,大理石地面回響著他的腳步聲。 「哪一樓?」巴瑞一面走進電梯一面問道。 完整文章
文/布萊克.克勞奇 Blake Crouch 譯/顏湘如 我趴在被壓得咿呀作響的床上,匆匆將電話簿翻到 D 開頭的部分,開始搜尋我的姓氏。 很快就找到我的姓名。傑森.戴申。地址正確。電話號碼正確。 我拿起床頭櫃上的電話,撥了自己家裡的電話。 電話響四聲後,我聽到自己的聲音:「嗨,我是傑森,其實也不盡然,因為真正接起電話的並不是我,是答錄機。你知道該怎麼做。」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