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安迪.威爾;譯/翁雅如 我在一片灰濛濛、布滿沙塵的地面彈跳著,朝著巨大的康拉德泡泡圓頂移動。只見減壓艙散發出一圈紅光,佇立在可恨的遠處。 身上穿戴著一百公斤的裝備,要跑起來太難了,就算是在月球的重力狀態下也一樣。但是當命在旦夕的時候,你會驚訝自己究竟能跑多快。 鮑伯跑在我身邊,他的聲音從對講機傳出來:「讓我把我的氣瓶連上你的太空衣!」 「這樣做只會讓你也沒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