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曾文誠 我穿著五號球衣上投手丘開球,媒體問我為什麼選這個號碼? 我直接說:「因為呂文生總教練。」 二○一二年二月十五日 那天和呂文生訪談,他選擇了一家日本料理店,他說以前統一拿冠軍都在這裡慶功,但他沒有多著墨以前的風光,而是等著我發問,他知道我想問什麼。 二○一二年二月十五日那天,究竟怎麼回事? 如果只能選一天,在生命最難忘的日子,呂文生想都不用想,會把二月十五日這一天挑出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