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丁允恭 每一滴水,都對於即將傾盆的暴雨有所貢獻。然而在每一場大雨後,我們總是都看不清水滴的面目。 H與Y之前因為對V父親的評價,而筆戰了起來。就某個角度來說,讓本來只是一天的、不甚引起人注目的新聞,成了好幾天報紙論壇上駁火的主題,也算是讓V的父親備極哀榮了。 完整文章
文/林宗源;圖/蘇芳霈 受氣的野百合嘴對著天   受氣的野百合嘴對著天   喊出臺灣人的心聲   天烏烏咧落雨日勼佇天頂 插佇中正紀念廟大庭的野百合   吐出美麗島滿腹的愛   /   40外冬來糟躂島嶼的暴風   欺騙笑食臺灣人的法統與國會   只是老表軍人統治的政權   自訂自立的黨法講是國法   予阮一個世界無人(忄麥)承認的國   阮無做國民的尊嚴與光彩   只有用恨灌溉土地的愛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