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文學發生親密關係:十六歲讀《千江有水千江月》──專訪楊佳嫻

記錄整理/鄭博元 「混亂世代中的文學對話」系列講座,邀請到清大中文系副教授楊佳嫻,在學術身份之外,她也是詩人、散文家、評論者。講座前夕,楊佳嫻於「文房.文化閱讀空間」暢談她少女時代的閱讀。 被書本哺育長大 談起與文學的邂逅,楊佳嫻話說得重:「文學救了我。」自年少開始,她有多次從身心低潮的陷落狀態中被…

文學家早已參戰!文學作品中的「十年挑戰」!

最近在臉書上的「#10YearChallenge」引發熱潮,大家可能搞不大清楚狀況,看見親朋好友貼了十年前後的對比照片,所以自己也就跟著貼了。許多國外媒體指出,美國奧克拉荷馬州的Damon Lane是這波熱潮的「發起人」,雖然他本人可能沒有要發起什麼的打算,他只是想寫些類似「我不但超越自己十年前訂定…

「如果我的演員身分能做什麼來推廣閱讀,我都很願意去做。」──專訪連俞涵

文/犁客 「如果演員都能夠持續寫、寫出一本書,」連俞涵說,「大家看到了,應該都會覺得自己做得到吧?」 講這句話的時候,連俞涵有種揉合了肯定的好奇表情,「應該是這樣的吧?/一定是這樣的吧!」兩種想法,同時出現。 連俞涵並不是想要讓大家覺得「寫書是件超簡單的事」──事實上,她念茲在茲的是想要讓大家感覺「…

后羿留下最後一隻金烏,牠泉湧的孤獨成了最熾熱的艷陽

文/楊佳嫻 金烏,太陽的精魂。神話裡描述是三足烏鴉,共十隻,由母親羲和御車載之,輪流值日。後來只剩下一隻了,其他全被后羿射落。 小時候讀兒童神話讀物,先是嚮往於金烏們日落後一起洗澡的可愛畫面,後是震懾於牠們接連被射落的殺戮異景,竟忘了設想:母親羲和的心情如何?金烏們被射中,摔落在哪個山谷或海洋?太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