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近最令人矚目的詮釋學大師呂格爾,融會了各種人文學科的專長哲學、文學、精神分析、語言學、人類學,他所開出的方法論詮釋學,有別於迦達默爾的沒有方法的詮釋學。尤其是,他所提出的敘述詮釋學,更是大開詮釋學運用的大門,各門學科紛紛沿用,比如心理學、醫學、文學、社會學、宗教學、教育學等各門學科,無不在敘述詮釋學的推廣運用上,得到無限的啟發和受益! 完整文章
《明朝》,一般界定為科幻小說,駱以軍自己受訪說新書,也以科幻小說定位。但此書讀起來跟我們想像的科幻小說不太一樣。同樣的,因為書名,或許會被歸類於歷史小說,然而小說以明朝為引子,卻也不是歷史小說。 儘管有歷史,有科幻,《明朝》的底層,還是一部現實小說。 完整文章
《紅樓夢》在評論家的眼中大抵被視為一部「情書」,透過賈母這位地位高貴、才智過人的大母神的庇護下,演繹了大觀園如伊甸園般的園林詩情,綻放著中國文學中少有的青春與真情,書寫賈寶玉與林黛玉間,從天界到人間世的欠情、真情、與還情!其間,更以神話諭示的模式,點化預告了金陵十二金釵的命運,增添了小說多重人生的向度。 完整文章
文/臥斧本文原載於【臥斧.累漬物】,經作者同意轉載 前幾天在臉書發了一篇買書的感慨,因為提及書價,有位也在出版業工作的朋友留言問:「所以問題來了,買書這件事到底有沒有薄利多銷這情形」;俺回覆了一些俺的看法,不過後來想想,應該講得更清楚點。 朋友問的應該不是「買書」,而是「賣書」。那麼,把書當成一種商品、放進資本市場當中,是否有「薄利多銷」的情形? 完整文章
說起晚唐詩歌流派,最值得一提的大概就是有「小李杜」之稱李商隱與杜牧,前一篇我們介紹過杜牧後設又充滿慧黠的詠史詩,以私我之小歷史向冰冷大歷史詰問。而說到李商隱,大家印象最深刻大概他的那些個〈無題〉詩,什麼莊生曉夢迷蝴蝶的,聽起來都色色的,不,我是說多情善感,但認真解讀起來卻又迷濛晦澀,不知所謂。 完整文章
本文原載於【Food, Lifestyle and Travel Stories】,獲原作者授權轉載文/DD 根據 2013 行政院院會報告的數據,台灣人每年平均閱讀 2 本書,遠低於日本的 8.4 本、新加坡的 9.2 本、法國的 10 本、韓國的 10.8 本。「平均只讀 2 本」這數字引起熱議,隔年文化部發現資料基礎不足,重新調查,2014 年公布圖書出版產業年度調查,2012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其實《紅樓夢》 中賈寶玉遭遇的困境,很像是現在的大學生呀。」楊佳嫻這麼說。 有許多讀者認為「經典文學」和自己是有隔閡的──部分讀者可能根本沒去翻過他們心中的「經典」,因為光是這兩個字就已經具備將他們排拒在外的力道;另一部分的讀者雖然試著翻讀,但覺得「看不懂」,所以可能撐著讀完、也可能直接放棄,總之會因此認定「經典」難以親近。 但經典不見得是這樣的。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