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鴻彬 同事離職前,把她轉介給我。 第一次談話裡,她好幾次有意無意地露出手腕上一整排的刀痕,讓我想不注意到都很難。 雖然這麼說很奇怪,但那種感覺就像在「展示戰利品」般,搭配她看似雲淡風輕的淺笑,真有說不上來的詭異。 第一次談話結束後,我撥了通電話給同事,她聽了哈哈大笑,接著很嚴肅地告訴我:「她在試探你,看你夠不夠關心她,值不值得她信賴。」 我恍然大悟。 在刀痕背後 完整文章
文/陳鴻彬 「他憑什麼?」在諮商室裡,孩子大聲嘶吼著。 我不確定,這個孩子口裡的「他」──他的父親,在一牆之隔的等待區,是否有聽到?假使有聽到,又作何感想? 拒學的對象,究竟是誰? 檯面上,他是精神科醫師照會、轉介過來,但在我眼裡,比較像是被父親「拎」過來的。 完整文章
文/蘇絢慧 家,是我們來到這世界的第一站,我們在這裡接受照顧,也接受影響。許多時候,家,成了我們一生無法卸下的包袱,成為我們一生必須要承載的負荷,卻也是我們內心最牽掛,也最在乎的地方。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