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知道植物不會痛?」 ⁡ 很難判斷是不是開玩笑,不過這個問題常用來挑戰動物權支持者: ⁡ 「你支持動物權,所以你盡量吃素,但你怎麼知道菜不會痛?」 ⁡ 青菜沒有感覺是一般人的常識,這個問題直接違反常識,但這也是它的奸巧之處。就像劈頭問你「你怎麼知道自己存在?」一樣,這問題把人強迫拉進哲學脈絡,提高知識的門檻,讓人感覺自己似乎真的必須證明植物不會痛,才能安心吃地瓜葉和蘋果。 ⁡ 完整文章
文/道格拉斯.亞伯拉姆;譯者/韓絜光 我們抵達小機場,走下飛機,轟隆的引擎聲震耳欲聾,喜馬拉雅山白雪覆蓋的山峰在我們的背後若隱若現,兩名老友互相擁抱。大主教溫柔捧著達賴喇嘛的臉頰,達賴喇嘛噘起嘴唇,作勢要給大主教一個香吻。這一刻,洋溢著莫大的愛惜和友誼。為了這次會面,我們準備了整整一年,心裡相當清楚,這一場會面很可能對世界別具意義,但我們從來沒想到,對他們兩人而言,相處一星期代表著什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