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船橋彰 千里迢迢飛行到一個陌生國度,才讓周圍的人群與我不同膚色。 在曼谷、東京、首爾或上海,若不開口還能悄悄隱形,「外國人」這個旅行身分尚未徹底發揮。到了印度,黃皮膚勢必將吸收當地人目光,以平衡我與他們之間的色差。雖說全球至印度旅行的外國人不少,但仍舊不足以填補印度人好奇心的空洞。 完整文章
文/張容兒 臺北文學季「我的電影詩‧詩電影」講座的三位講者,都同時與電影和詩密切關聯。導演鴻鴻任教於北藝大電影系,又是關懷社會議題的知名詩人。導演侯季然出身廣電系,拍出的影像作品卻總是帶著詩意。詩人葉覓覓則對影像充滿興趣,不斷探尋文字與影像之間的各種可能。 完整文章
且看侯孝賢如何利用「轉注與假借」 將打架吃飯此等尋常生活事 化為《刺客聶隱娘》、《悲情城市》⋯⋯等電影裡直擊人心的畫面 而伊格言又是如何將侯導的電影 進行二次「轉注假借」 內化為作品裡流動的骨血── 電影的敘事觀點,鏡頭的「凝視」的力量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