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鶴 在富士山中,時間從催促者變成旁觀者,讓人與山自來自去,開闊自由。走進西元七八八年起就守護富士山的「北口本宮富士淺間神社」,漫步於八百年歷史的古杉參道上,埋在杉林樹梢的詩句開始冒出地土,前進的步履抖落城市倦塵。不需要費太大氣力,也不需要辛勤拂拭,《富士山小旅行》緩步旅行,煙嵐繚繞,空氣乾淨,人清澈,心沉澱,領人走進水光明鏡的生活,正是此書的主旋律。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