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讀懂失落,我們才明白成熟──《失物之書》

文/譚光磊(知名版權經紀人) 2006年10月25日下午一點三十分,我看完愛爾蘭作家約翰.康納利的《失物之書》。我朗聲唸完最後一章,倒數兩段尤其讓我濕了眼眶:「一生的時光在此地只不過是一瞬間,而人人皆能依夢想打造自己的天堂。因為所有失落的全已再度尋回,大衛於是在那片黑暗中闔上雙眼(For a man…

【六月:青春書單】陳栢青:我和電影院幽靈度過的夏天

文/陳栢青 夏天就要聽鬼故事,熱呼呼的夜,搓著手掌聽,聽得久了,聽進去,手心暖了,心開始有點涼。那種涼,寒颼颼的,會忽然察覺世界有點空,有很多空隙,就還有很多可能。 那個夏天,我十二歲。暑假太長,大人太忙,爸爸給我一筆錢,讓我每天去鑽電影院。那是小鎮裡唯一的電影院,有四個廳,四樓到一樓依序叫龍鳳吉祥…

【三月:世代戰爭】陳栢青:世界史的結構(或色情片小史)

文/陳栢青 1. 那真是異軍殺出,競選已經到了子彈打完了「掏出鞋緣所藏短刀或是用刺刀貼身戳擊」的肉搏時刻。這時一群人忽然組成聯盟,廣播裡稱呼他們聯盟名稱叫「性望愛」呢,在性裡誕生出愛,我想那真是太大膽的主張了,忍不住想為他們拍拍手,後來聽清楚才知道他們自稱「信望盟」,想想這名字雖然沒有「信望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