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起這症頭是何時發作的,又緣自何故,就不知不覺開始慣用「開始」這個動詞了。 「科學家開始進行測試」、「他開始著手處理雜務」、「暖身之後,他開始跑步」……,多麼順暢自然啊!有問題嗎? 問題不大!只是「虛詞」就像花園裡的雜草一樣,一棵兩棵真的也無傷大雅,問題是,你真不在意,一轉眼就又滿園荒煙蔓草了。 完整文章
文/喬恩.阿考夫(Jon Acuff) 譯/劉復苓 我們已經消除了百分之九十九的惡意中傷,還剩下百分之一,真是太有效率了!只不過現在有個問題:光是這百分之一,就足以把你剔除卓越之路,打回平庸。 這是個數學問題,不蓋你,但要先從我們如何處理讚美做起。多數人無法全心接受讚美,第一個反應總是先加以否認。我們立刻回絕,還說; 「哦,沒什麼大不了。」 「看起來很厲害,其實很簡單。」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