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淑雯 生物跟無生物之不同在於,生物是會死亡的。死,完整了「生」的定義。思考死亡,就是思考生命。當你在半年內被診斷出兩種癌症,疾病與死亡意識會打出一道「間隙」,給你完全不同的一顆心,像個全新的人一樣思考。這本書,是疾病給平路的饋贈,而平路慷慨地將它送給我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