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為什麼一介窩居於巴黎公寓屋頂下陋室的平凡人,卻足以讓人稱他為「哲學家」? 因為他寫了很多金句(大誤),例如: 「人們不去傷害彼此是不夠的,還必須互助與互愛!」 「平凡是孕育和平和自由的豐足女神。」 「問題不在於去找到什麼適合我們,而是找到我們適合什麼!」 「這世上的愚蠢及虛偽者比比皆是,因為罕有人有自知之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