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個編輯人,我總是警覺:每個寫作都有個他者。 作為一位閱讀者,我總是深信:每個閱讀都有個自己。 「寫作有個自己」,這太理所當然了,甚至是一種本能──我們叨叨絮絮、反反覆覆談的,無非都是自己的所見所感所思;但作為一種企圖發揮溝通與傳播功能的公共寫作,「每個寫作都有個他者」,則是我們必須隨時警醒的。 完整文章
若問我,重慶南路書街沒落,有快要消失之慮,我的感覺。會不會懷念?會;會不會期盼風華再現?會;若就此消沈?會不會難過?答案是不會;期待政府出手相救?不。 懷舊不等於守舊。與對待過去任何風光事物一樣,會懷念,會發思古幽情,但沒有重溫舊夢的意思。重慶南路書街如此,隨環境變動而走入歷史的舊時光,都是相見不如懷念。 完整文章
整理/張容兒、何宛芳 ►►► 訪談回顧:童書比你想像中更有深度:一起認識童書作家哲也、周姚萍的過去與現在 到底哲也與周姚萍是如何成為童書作家,他們又是如何看待臺灣的閱讀教育?以下是是哲也×周姚萍的訪談摘錄。 閱讀最前線編輯(以下簡稱「編」):可以聊聊兩位是怎樣從閱讀者變成創作者的嗎?兩位過去也都曾經擔任過編輯,那又是怎樣從編輯這個角色變成創作者的這個角色? 誤打誤撞走上創作路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