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許弼善 「豆油伯,你做了幾十年,都沒有厭煩過?」 「當然會有啊,這個工作老是重複,但是,我就是做醬油的啊。人生不都這樣,做醫生的就做醫生,做老師的就做老師,做田的就一直做田,都會厭煩吧?可是也因為有厭煩,才更清楚自己為何要繼續。」 ──《用九柑仔店》第1集,第76、77頁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