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尤齡緯 「愛為何總是令人擔憂與恐懼呢?」 「然而,捍衛過的信仰、追尋過的自由,都是生命走過的最佳印記。」 「你若愛你自己,就會自由。」 寫下滿紙奇幻情愛,身兼建築師與小說家雙重身分的阮慶岳,五月中旬於青鳥書店的對談講座上如是說。 完整文章
寫於 1964 年的《單身》(A Single Man)於 2010 年由新經典文化出版,書封用了前一年的改編同名電影(台譯:摯愛無盡)的劇照,從前導宣傳影片到阮慶岳的導讀都十分著重同志相關的橋段,出版社給讀者的所有線索,都將《單身》編入同志文學的隊伍。譬如前導影片提了《孽子》、《春光乍洩》和〈斷背山〉,呼籲讀者不要錯過「這些同志經典開場的時代鉅作」。《孽子》寫的是 1970 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蔡仁譯;作品提供/何經泰 ➨➨前集回顧:他注視著邊緣,因為故事就在那裡──與攝影師何經泰對談(一) 做「工殤顯影」的同時,人生與創作都處於混亂狀態 繼續與大家聊「工殤顯影」吧,當初怎麼想到做這個題材?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