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鄒欣寧 此刻,我們坐在吳晟親手種植群樹的林蔭之下。 夏末秋初,島嶼還未掙脫暑熱,然而蔭下的我們不覺炙悶。微風自遠處的水稻田輕柔拂過來,或許它們來自更遠。海風自西徂東,溯濁水溪而上,挾帶一絲尚未乾涸的水氣,將自然的禮物餽贈給還願意感知的生靈。 不知名的鳥類感覺到了,棲在樹梢上輕快啁啾,和吳晟徐緩沉肅的話語,構成一陣有機的午後小調。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