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社會由人組成。感覺上一個人很難撼動社會,即便你是傳說中可以控制他人腦波的唐鳳,成長當中也會遇上種種挫折及迷惑,在改變體制之前,必須先知道如何在體制裡存活,並且藉由理解,去想像未來可以如何改變、怎麼改變。 僵固的體制對組成成員而言不是好事,完全放任則有另一種風險,當我們摸索著朝前試探時,常常得耗費心神才能搞懂一千零一個點子裡哪一個是唯一可用的好點子,而且這還得先提得出那麼多點子才行。 完整文章
文/路那(推理評論家) 至於火車──還有什麼交通工具能勝過火車呢?尤其是柴油車和它們的柴油味到達之時。一個碩大、冒著煙的怪物帶著你穿越山峽和高谷,經過瀑布、積滿白雪的山巒,沿著鄉野的道路,路上有異國的農人乘貨車而過。火車真是了不起,我仍然崇拜火車。乘火車旅行可以觀看大自然、人物、城市、教堂、河流,亦即觀察人生。 ──阿嘉莎.克莉絲蒂《克莉絲蒂自傳》 完整文章
編譯/暮琳 人生中有這麼好多想重來的事:假期結束的前一晚拚命祈禱星期一消失,讓時間倒退重來;和喜歡的人看電影時,暗自期待有人不小心按下重播鍵;去聽心愛樂團的Live,和朋友哀號好希望這輩子就這樣重複今天晚上。這麼這麼多的「重來一次」 完整文章
如果謊言是能讓你逃離的唯一機會,那麼謊言有多荒謬就不重要了; 如果真相是你永遠無法逃離,那麼真相有多明顯也不重要了。 ──《高爾基公園》 近幾個星期,與友人不論見面閒聊或是網路傳訊,話題總不時觸及甫公布施行的「港版國安法」。在信息曝光的隔天,我便分別問候了幾位時常聯繫的香港作家友人,看他們是否安好、有沒有需要幫忙之處,得到的回覆尚令人放心,彼此也藉機相互打氣振作一番。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