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伊格言 午夜時分他來到船頭,望向微風中緩慢移動著的黑夜。艙裡的笑鬧與喧囂漸漸隱去在淡漠的夜色裡。皎潔的月光在河流上照出了一條明亮的水路。而岸邊持續傳來各種鳥獸的鳴叫,此起彼落。那使得亞馬遜河岸的遠處更形朦朧深沉。 「累了嗎?」阿爾貝托走過來,拍拍他的肩膀。「在想什麼?」 「沒什麼。」 的 「想女朋友?」 他笑了笑。「我不像你整天只想著女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