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書因為經典,可以反覆讀、可以挑想複習的章節讀、可能為了找資料做研究讀,甚至可能為了註釋或翻譯的版本比較而讀(利用可以試讀的電子書做這事實在太方便了啊)──所以這類書會進入閱讀榜。 有些書因為精采,所以雖然字數常常很多,但一開始讀就常常停不下來,尤其是不分冊的電子書連換書的功夫都省了,真是完全邪惡的追進度工具──所以這類書會進入閱讀榜。 完整文章
文/金絲眼鏡(歷史系研究生) 本文與【故事‧說書】合作刊載 群眾歡鬧縱樂,且想像力源源不絕,如今,革命之後,群眾位同人君,他們利用各種方式與那王后濫交,反正,無能國王力有未逮,群眾徹底幫他做足。 ──Chantal Thomas,《一代妖后:潑糞刊物裡的瑪麗‧安托奈特》 市面少有標示限制級的學術著作,即便書名聳動外加封面放上裸女圖的《裸體抗砲》亦未對讀者年齡設限。 完整文章
文/犁客 「這本作品當中收錄的漫畫,原來是在成人情色雜誌上連載的,」駕籠真太郎道,「所以有限制級內容是很正常的,沒有反而很奇怪啊。」 駕籠真太郎的漫畫很難分類,或者會被認為他自成一類。他的作品類型橫跨恐怖、推理、奇幻、科幻,但又不只安於單一類別,每每在讀者以為「啊這部作品應該就會朝這個方向發展下去吧」的時候轉個大彎,朝一個完全沒有料想到的方向直衝結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