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箕輪厚介;譯/葉廷昭 通常我會跟合作的作者養成一種類似摯友、戰友、損友的關係。不過請別誤會,真正該重視的不是作者,而是讀者。重要的是結果,不是過程。出版界普遍認為,編輯應該討好作者,最好像跟班一樣。我倒是有不一樣的看法,我想跟作者保持對等的關係。 有的編輯在作者的簽書會或座談會上,只會像跟屁蟲一樣鞠躬哈腰,當這種機械化的跟班一點意義也沒有。這不是為作者好,純粹是自我滿足罷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