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郭怡慧 「你好嗎?」我問。 「壓力好大。」一個他認識的人前一天晚上入了獄,原因是家庭暴力。「他一直說雖然他打了她,可是他很愛她。我告訴他,你不能那樣對待你愛的人。我盡量試著鼓勵他。可是這件事真的讓我壓力好大。」他嘆口氣,然後說:「嘿,郭老師,可以請妳幫我一個忙嗎?」 「幫什麼忙?」我開懷地問他。到目前為止,除了要我查他的庭審日期,他還沒請我幫他做過任何事。 「幫我買香菸──買菸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