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獨步文化編輯部 夢枕老師是一個開坑王。 寫作快,量又多,數百本冊數,數十種作品,單單一部《大江戶恐龍傳》稿紙量堆起來就到老師的身高高度。但他不全然是一個填坑王,偶爾可以在老師出新書時,在評論欄見到讀者「拜託把○○○完結!」或「請問○○○後續在哪裡(淚)」的悲鳴,如同見到《冰與火之歌》的讀者。 完整文章
文/夢枕獏 有一位名叫遊齋,有點奇特的人物,住在江戶某間長屋內。 他的家中放滿了各式奇異物品。舉凡地球儀、望遠鏡、獨角獸骨、快壞的人偶、靜電機、可疑的卷軸、莫名其妙的石頭或小東西。出入這裡的,都是怪異人士。附近的小孩們也很親近遊齋。 完整文章
科幻或奇幻小說改編成影視作品,有時為了節奏有時為了聚焦,必須做出適當的刪減,所以,如果閱讀鶲著,常常更能了解在影像敘事裡沒能仔細講述的設定細節。 另一方面,雖然「科幻」(未來、宇宙、人工智慧)和「奇幻」(中世紀、幻想生物、魔法與咒語)給人的印象完全不同,但本質其實幾乎相通,許多擅長其中一個類型的作家,也會在另一個類型交出厲害作品。 完整文章
有的作家生活波瀾萬丈,向北到極圈淘金向南到大海探險,當躲警察的賊也當幫警察的賊,自修考上大學又因沒錢退學,明明只活了四十歲但人生歷練比八十歲還豐富;有的作家調查範圍會接觸到真實的犯罪領域,調查幫派犯罪會遇上黑道調查白領犯罪會被人跟監,明明在寫書卻感覺很像在當特務。 完整文章
「請問可以新增_____的功能嗎?」 自創立以來,我們經常收到像這樣的許願。 雪片般飛來的許願、敲碗,Readmoo讀墨電子書都會認真評估、視情況排入開發排程。 全公司都是閱讀愛好者的我們,也不停開發優化讀者體驗的新功能。 而整個出版生態圈,包括寫出好故事的創作者、書籍背後的出版社推手,都是讓閱讀能走入生活的重要功臣。我們透過每一次軟體更新,讓所有人都能享受更貼心、順手的功能。 完整文章
不是那麼喜歡日本怪談小說,看來看去大致有個公式可循,讀過便罷,但蘆澤央《神樂坂怪談》讀個兩遍之後,卻覺得頗有意思,想在這裡說一說。 《神樂坂怪談》有後設小說的趣味,小說裡的敘述者,一位女性作家,寫了一本小說,也就是《神樂坂怪談》。書中有五則怪談故事,以及一篇總結。她除了講述各篇的靈感發想與題材由來,並不時質疑怪談這種文類,且在小說中談到撰寫怪談與恐怖小說等類型作品的心境。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約莫二十年前、新舊世紀交替之際,譯自國外的奇幻作品正在國內出版市場爆發熱力。 並不是說先前沒有翻譯的奇幻作品出版,只是沒有同樣的熱度──這兩部作品引發關注的原因,除了吸引人的內容之外,還與改編電影有關,它們一新一舊,正好代表兩種奇幻常見類型;新的作品是那時還沒完結的《哈利波特》,它是「從現實進入異世界」的奇幻類型,舊的作品是經典《魔戒》,它是「完全發生在架空世界」的奇幻類型。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當年做的那本電子書根本不會賣啦,哈哈哈;」張惠菁笑著說。 2001年,亞馬遜的Kindle還沒問世、網路書店還沒被連鎖書店的老闆們放在眼裡,但國外許多創作者已經透過不同合作測試新形態的閱讀可能,當時已經出版過短篇小說集和散文集的張惠菁,也與藝術家紅膠囊及歌手楊乃文,合作了一本Flash格式、結合文字、圖像與音樂的電子書《惡魔的夏天》。 完整文章
文/臥斧原載於【Medium】,經原作者同意轉載 初讀下村敦史的《生還者》時,俺本來以為會讀到大量專業知識。 小說情節裡有時會出現專業或冷門知識,有的小說裡這些知識有必要出現,因為它們可能與劇情推展有關、與橋段氛圍有關、與角色設定有關,或者與主題有關;有的小說裡,知識出現大約就只是作者在炫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