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聚在一起好辦事,互相幫忙、互通有無,外頭有麻煩了也可以一起對付──所以,聚合成團體的原初目的是要解決問題過日子,不是要給自己製造問題。不過聚在一起不免生出新問題,聚在一起的大家必須一起面對──所以才有制度的抗爭、辯論、修正,以及持續進步。不過有些在團體裡拿到權力的人不會想讓其他人和自己一樣,他們覺得大家都該被他們管,有時,他們覺得被他們管的大家還不夠多。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你瘋了,我的孩子,你必須去柏林。(DU BIST VERRÜCKT MEIN KIND, DU MUSST NACH BERLIN.)」陳思宏以這句話替讀墨簽書講座開場,今日他談的是書以外,卻也是寫盡書內一切的柏林,「今天是旅遊講座,我知道很多人最想去日本,但我要帶大家去柏林!」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陳思宏人生裡第一場電影,在彰化永靖城腳媽。那是宗教殺戮的場所,但殺豬獻祭與露天電影院在同一個小廟廣場,投影幕與他的目光同時亮起,上演魔幻時刻,而他與姐姐進員林國際大戲院看的第一場電影,則是《蘇菲亞的選擇》。「當年姐姐很想看那部限制級電影,一直很擔心無法夾帶我這跟屁蟲進去,還好啦,那時候只要能賣票就好,誰還管你幾歲啊!」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歲末年終,Readmoo 讀墨電子書日前發表 2021 年度閱讀報告,從數據分析讀者輪廓、閱讀偏好;一年一度的「犢力回顧」邁入第九屆,我們持續以「事件為經,好書為緯」的選書方式,以書抵抗遺忘,用閱讀回望今年我們與讀者一起走過的日子。這些是我們的小小心意,總希望能陪伴讀者,讓時光在字裡行間走得更踏實一些,而讀者的反饋,更是我們始終放在心上的寶貴建議。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2021 年國際出版暨版權經紀專業論壇中,邀集最多國外講師的一場座談,由簡單出版董事長特助蘇欣主持,讓巴黎 Anna Jarota Agency 版權總監 Celia Long、 Van Lear Agency 資深版權代理 Julia Demchenko、荷蘭 Marianne Schonbach Literary Agency 的 Stella Nelissen、德國 完整文章
讀書一直是個私己的活動。有人說這是因為讀書(尤其是小說)就像自己進入另一個世界,但看電影聽音樂也是呀(不是夢的世界哦);有人說這是因為讀書的時候大家都很安靜不會彼此對話,但那只是因為你運氣好(有些人讀書的反應可大了,再說,看電影時也不該彼此對話啊)。其實,真正就算是一群人在同一個房間裡讀同一本書,每個人看的速度也不會一樣──這和看電影、聽音樂會等等同屬閱聽經驗的狀況不同。 完整文章
《鬼地方》之後,陳思宏寫了另一部夏日系列的長篇小說《佛羅里達變形記》。 《鬼地方》寫空間,以空間帶出時間;《佛羅里達變形記》寫時間,用時間拉開空間。但兩者都在描述生命的崩壞、混亂等狀態,藉由朝陽、暴雨、陰霾等成長經歷中的多變氣候,呈現束縛與自由、沉淪與脫逃、夢想與失落等對比。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