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映霞 幾乎不敢相信,下午,隨手翻開剛買的平路的新書《黑水》,竟然停不下來,一直還想多看一頁、再多一章,然後,在初冬的夜幕拉開之前,我闔上書本的最末頁。對一個讀者來說,這本書至少帶來了一種打破慣性思考的新局,它引領我重新檢視自己早已安於舊習的思惟方式與人云亦云的制式反應,也對人性各種幽微的變化,有了一種深入探索的切角。 這本書是平路以 2013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