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from Flickr cc by Horia Varlan 有些事情是這樣,過短的湯匙總滑下底太深的鍋子,自助餐琳琅羅列一整面桌子偏偏手上只捧一個太淺的碟子,狀態已經夠明顯,嘗試幾次也就罷了,頂多是遺憾,也無可奈何。但有些事情,縱然用盡全力,嘴唇箍成圓,牙齒都要戳穿逼近的唇壁,卻還吸不起杯底一顆珍珠,那時近乎悲憤,想跟世界發脾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