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心怡 「後來我真的失業了,我走去電台賣藥,後來被人檢舉,我就改去夜市喊賣,我賣很多東西,我賣玩具、我賣文具、我賣鍋具、我賣陽⋯⋯傘,生活這麼艱苦,什麼死人骨頭都要賣⋯⋯像我們這款人,和來來去去的歌星沒得比。所以歌廳秀的結束,就是我的結束。」 ──《再見歌廳秀》,斗哥告白。 採訪完洪都拉斯後,回頭看這段獨白,我發覺講的不只是劇中人物斗哥的心情,對照真實人生的洪都拉斯,也有幾分相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