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念真 無論是在切肉絲、切魚皮,甚至是剁薑末、蒜末或者翻炒白菜的時候, 好像經常不自覺地模仿起已經過世多年的父親的「軀勢」, 即便場面差別很大,他在總鋪棚,而我所在的地方只不過是家裡的廚房。 陳玉勳的電影《總鋪師》熱烈上演的時候,幾個朋友看完都不約而同地打電話問我:「是不是因為你會煮白菜滷,所以裡頭的你就煮這一道?」 完整文章
側記/尤騰輝;攝影/柯鈞彧、鄭唯云 九零年代,正是瑪莎與陳德政的學生時代,那時學生的娛樂選擇不多,身上湊不出太多銅板,看電影正是青年們閒暇時光的去處。在回顧整個學生時期的電影記憶,與瑪莎看電影的影伴阿信,出場率近乎百分百,這件事在講座裡不免被陳德政狠虧一番,瑪莎只能感嘆高中男女分班的日子太沒搞頭。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沒讀過我作品的朋友,大多覺得我這個人蠻陽光的,讀過我的作品但沒有親身認識我的讀者,大多覺得我這個人蠻陰暗的;」張耀升說,「所以沒讀過我作品的朋友知道我寫的小說後,都覺得很訝異,而只讀過作品的讀者在認識我、發現我沒有那麼陰暗之後,有時會覺得生氣──好像自己受騙了一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