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教於大學的朋友忽然敲我臉書,問:一本書印出來,到讀者的手上,這中間是有甚麼過程?真正困難的是甚麼呢? 朋友會這麼問,原因是他們學校的出版中心預備大張旗鼓出版一套文學叢書,要找他開會共商大計,但他的顧慮是通路在哪呢?出了書送不到讀者眼前不是變庫存嗎? 完整文章
書展要怎樣才會吸引愛書人呢?除了有書,有很多書,很多各種各樣的書之外,還有別的辦法嗎?當然作家講座也會吸引人,但成為作家的前提不就是因為出了書嗎?書永遠是吸引愛書人的先決條件,台北書展如果要重新喚起讀者的熱情,就要問這個書展到底能不能容納夠多的書。 完整文章
由於研究甲骨文的關係,我常常在中國最大的線上二手書交易平台孔夫子舊書網買書。孔夫子基本上是由全國各地的舊書店集合而成的銷售平台,在上面買書,尤其買古文字學研究相關的書,和在其他譬如亞馬遜或京東有個絕大的不同,那就是什麼書都有,你打得出書名,沒有買不到的。 這新書電商差別極大。新書書店通常只有新書,即使以號稱是全世界最大書店的亞馬遜,我在上面尋找古文字學書籍經常也是無庫存,無法供貨。 完整文章
編輯不要太有潔癖 在城邦的第一年,剛搬完家沒兩個月,就碰上了台北國際書展。我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打出集團剛剛成立的氣勢。展前會上每個行銷企畫都不曉得還能做什麼,除了推書、做大看板、放作者大照片、打多一點折扣,出版社還能有什麼偉大的招數嗎? 有人眉頭一皺,計上心來,說:我們開一輛車進去,買書就抽獎,最大獎城邦大獎送汽車一輛。 完整文章
我沒有直接在詹宏志手下工作過,我的出版生涯只有幾次機會能夠聆聽詹宏志(本文略去敬稱,但這不代表我的尊敬有任何折扣)的出版實戰教學。 有些是公司內部的課程,有些是當年城邦草創時期每周固定的公司例會,有些是電梯口碰到三言兩語的對話,有些是更早期,城邦尚未誕生時的機緣。這些三言兩語的言談,給我非常深遠的啟迪,如果我的出版生涯有什麼精神導師,那就非詹宏志莫屬了。 你得找到怎樣跟讀者對話的方式 完整文章
有推友問怎樣報價的問題: 老貓您好,不好意思一事請教,我朋友最近要訪談一位教授,需面談後整理、提綱要,最後編輯打字成一本書之文稿。不知您知道是如何計費,還是抽版稅?謝謝。打擾您了 通常一般文字工作外包或接案,屬性都比較單純,純翻譯、純審稿、純打字、純校對、純採訪等等,這些工作也多半有現成行情可以探聽,供需雙方很容易可以在價格上達成共識。但整合性的工作就不像這樣了。 完整文章
隨著各大通路發表年尾的銷售報告,毫不意外地,著色本在台灣三大通路都成為獨占鰲頭的冠軍書。但這還不是台灣獨有的現象,全世界在去年都掀起著色書的狂潮。 以有著色本女王之稱的貝斯福(Johanna Basford)來說,根據她的出版社報告,她的大人著色本已經在全世界約四十多個國家賣掉了一千六百萬本以上。她的新作《迷失海洋》(Lost 完整文章
新聞說台大打算幫人文類學生「加值」,下學期起要推動「CS+」(computer science plus)計畫,包括中文系學生也要學電腦程式語言。乍看這個說明我覺得這是個好主意,但細看一下實際落實的課程,新聞說: 「文學數位應用與實作」,屬於中文系與資工系跨領域的初階課程,透過各種電腦軟體來呈現文學作品。 學生在十六周的課程中,要使用 3D 完整文章
友人讀到對岸微信上一篇看標題像是宣判電子書死刑的文章(痴迷电子书四年后,我对它失去了信心),在臉書上問起我的意見。 我看了一下作者,克萊格‧馬德(Craig Mod),沒印象,Google 一下,原來是〈超小型出版〉這篇一度在我的朋友圈大量分享的文章的作者,這下我就知道他是誰了。 克萊格‧馬德是個紙書的設計師,住在東京,在他開始「癡迷」Kindle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