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高澄天 談《鬼地方》之前,我想先談談這個世代文青可能不曾聽聞的故事── 暢銷長銷的程度空前,但不必那麼悲觀認定是絕後的,七、八零世代文青共同記憶朱少麟《傷心咖啡店之歌》,作者曾經四處投稿,遭到七、八家出版社拒絕,直到稿件輾轉到了九歌,當時九歌創辦人蔡文甫先生先讀完原稿,一句:「這小說好看,不必刪。」,締造了一個出版傳奇。 完整文章
鄭成功的矛盾複雜,不僅表現在性格與行事風格,外在形象也是。一方面造型俊美一如陳舜臣筆下所說的「人類的精華」,一方面又以聲音嚴厲,咆哮激昂,「說話時動作古怪,好像要用雙手和雙腳飛起來」的舉止顯現於外。在歷史解構的現代,鄭成功的定位也遊走於民族英雄與暴君兩端。 完整文章
可能有不少朋友去過台南四草,在四草大眾廟旁搭台江觀光船或竹筏,參加四草紅樹林綠色隧道、四草台江之旅。四草大眾廟高大華偉,是當地著名地標,荷蘭前總理范奈格還曾經前往祭拜。他拜的是荷蘭先烈。經媒體報導,很多人才知道四草大眾廟後方有座「荷蘭人骨骸塚」。 荷蘭人遺骨出土是六十幾年前的事了。1971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