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錄整理/洪啟軒 新年後的首場講座,邀請到吳妮民、陳輝龍二位作家來與讀者分享他們的十六歲之書。開場主持人陳蕙慧介紹兩人背景與選書,接著由吳妮民首先簡介自己選書《紅樓夢》的緣由。小時候她讀的是父母買的「簡單版」《紅樓夢》,全書濃縮後形成寶玉、寶釵與黛玉的三角戀愛;高中時課本的選文「劉姥姥進大觀園」,除了全班上台搬演外,老師並推薦里仁書局的版本,這便是她與《紅樓夢》的因緣。 完整文章
記錄整理/洪啟軒 陳輝龍曾是其他小說家口中的夢幻作家,《聯合文學》總編輯王聰威說他的小說:「每一篇都像是清涼暢快的雞尾酒,可以一杯接一杯喝下去」。後者把銷聲匿跡的陳輝龍找回來,找來年輕的作家盛浩偉專訪,頗有世代接替之感。就連盛浩偉也這樣形容:「陳輝龍的小說⋯⋯是酒,裝在短篇的shot杯裡,讀著讀著就有微醺的興味。」那自成一格的小說特色,辨識度極高。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生長在海嘯地震寒害等多災多難的日本東北岩手縣,身後才家喻戶曉的詩人、童話作家宮澤賢治,儘管家中經營當舖還算優裕,但是在精神上和實質生活上也受到無可言喻的衝擊和影響。 然而,對一顆敏感的心靈而言,大自然的力量帶來的不僅只有破壞的瘡痍,也有因敬畏而產生的神祕牽引,以及四季生物生生不息循環的觸發與感動。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秋刀魚之味》全片沒有出現秋刀魚,是我對小津安二郎最深刻的記憶。 一如當年做向田邦子《父親的道歉信》,同事Y說邦子的文章像深夜遠處賣麵茶的吆喝,只聽到小販敲的卡卡響聲,即聞到了麵茶香。 對我來說,小津和較晚出生的邦子共同生活的日本昭和時代氛圍,即使經歷戰火,就是秋刀魚、茶泡飯、南瓜,還有小津自稱的做「豆腐」的。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陰翳來自於微光,並非絕對的黑。 燭火搖曳,不論寬敞的、逼仄的和室,將靜靜的角落,以及人的移動所帶起的風,畫出線條,這線條也是暈染的。 光是想像輝龍形容的百分之四十到五十的黑(灰),腦中就有無數畫面。 灰暗中,女人的面孔、塗黑的牙齒、剃去的眉,讓時隱時現的白皙顏臉,映現得更為鮮明。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多虧了輝龍,我才能知道原來台灣引進過這本書,而且是2010在木馬文化出版的。 渡邊力是神級人物,他對推動日本現代設計功不可沒,被視為人間國寶,而其中最顯著的證明之一是,他於1976年自薦在當時最重要的《室內》雜誌開專欄,撰寫介紹Herman Miller的故事,被譽為「夢幻的連載」,啓發也影響了無數設計相關工作者。 完整文章
文/陳輝龍 她的名片上印著「Talmud」這樣一個看起來奇怪的字。她問我知不知道關於「塔木德」的事? 一下子又幾年過去,我們在城東已經完全更新的街塊,一條一條小巷的經過,然後,聽她講她記憶深刻的往事。 「你們家搬出去的時候,我才進小學,那時候,你小學剛畢業,簡直變了一個人。看起來像陌生人。當時,看到你的顫慄感,有時候還會在腦海深處浮現。」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