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黎、張芬齡 凱洛‧安‧達菲〈伊索太太〉   假耶穌之名,他能挖鑿出煉獄。他卑微, 無人偏愛,所以努力引人注意。死人, 伊索太太,他總是說,是不會說故事的。嗯,我跟你說 他手裡的鳥在他衣袖上拉屎, 甭去管林中那兩隻更沒價值的鳥。單調沉悶。 外出最糟。他常站在我們家門口,看一看,再跳一跳; 急速穿過灌木籬追尋一隻害羞的老鼠,走遍田野 搜索狡猾的狐狸,遍覽天空為了找那隻 完整文章
文/莊子軒;人物攝影/盧奕昕 你饋贈的霧 是我放在肩上 不知如何拆閱的禮物 秋冬之交,晨霧氤氳的濱海地帶,國中生踩著單車上學,水氣滋潤肺葉,飛沫似的水珠凝滯睫毛,如蛺蝶留粉於葉絨,那重量源於自然的膏澤。霧散後,所見景色仍帶幾分迷濛柔焦感,彷彿生活依舊封藏膠膜之中,未曾啟用。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