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勤讀村上春樹的多年之後,讀《刺殺騎士團長》

文/臥斧原載於【Medium】,經同意轉載 過去有段時期相當密集地閱讀村上春樹的作品。 以與俺年齡相仿、喜歡嘗試閱讀各式小說的讀者而言,類似狀況或許並不罕見──上個世紀八、九零年代交替之際,村上春樹的作品開始以一種洶湧到近乎喧嘩的方式登陸台灣書市,每個讀者閱讀的數量肯定不同,但以出版數量和銷售數量來…

【Why Literature】經典的鬼魂——K卡夫卡

文/莊瑞琳(衛城出版總編輯,編字母會的編輯) 這幾年各式文學經典重新成為新書,有人認為是文學閱讀的保守化,也有人樂觀認為是文學經典的更新與深耕。尤其今年二月正式授權在臺灣出版的《百年孤寂》,從書店通路的角度看來,是今年翻譯文學長銷的明燈,但看到《百年孤寂》也參與六六折的促銷行列,令人很難不對文學的貶…

你總是無可避免

文/楚影 〈你總是無可避免〉 不得不以誠實的口吻 向尋常的風景追問 該如何辨認你呢 那些可能被我擁抱的 充滿猶豫的意象 如月色過時的海洋 整個季節的落葉都伴隨著 試探的足跡往昨日走去了 憑藉適合的回答 你的輪廓會更清楚嗎 或者在隱喻的糾纏下 你始終是我無法臨摹的筆畫 掌控不了的夢境依舊 習慣於一種溫…

【讀者舉手】已知死,焉知生──讀 Ken Grimwood《Replay 重播》

文/翁稷安 古人云「未知生,焉知死」,但現實卻多半相反,對生命的理再深,死亡仍是未知;但也唯有透過死亡的永恆終結,「活著」這件事才具有意義。「永生」只是空洞的詞語,不僅不存於現實,一旦存在,必將剝奪生命的意義,讓生活本身變成夢魘。正因為生命是不可逆、一路前駛的單行道,活著才變成一場被人珍惜的旅程,但…

【黃子欽的設計嘴,泡】死亡與外星人的內心戲──與圖文創作者川貝母對談(二)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郭涵羚;作品提供/川貝母 ➨➨前期回顧:【黃子欽的設計嘴,泡】把小事想到最極端就會出人意料──與圖文創作者川貝母對談(一) 川貝母常創造出一種類似睡著、關機、有如超現實的瀕死狀態,沒有故障(只是剛好拔掉插頭或關掉開關或被按了睡穴),飄飄的就像靈魂出竅神遊,這種放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