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沈清楷 當我們這樣去思考所謂的「法國人如何思考」,就可以發現,一個思考的文化很難是「天生的、自古是」,它必須基於什麼樣的「歷史條件」、「語言特性」、「集體認同」、「共同生活的文化記憶」、「教育養成」、「政治制度設計」等等多元的發展或甚至斷裂後重組,藉由後人歷史的爬梳,才構成了所謂「如何思考」。也必須警覺到,當一個思考模式被歸納出來之後,我們可能就正在抹去差異,從而也讓自己迴避了思考。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