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周詣 從「探討人類未來」這看似千篇一律的大哉問主題來說,《人類大命運》真的是一本很獨特的書籍;它談的乍看之下是未來,卻是從人類緣起開始推演;他寫的是人類的發展,卻不同於過去以考古、人類或生物學演化的筆法,而是別出心裁地從哲學、社會學等抽象層次探討人類崛起的發展軌跡。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記得小時候放學回到家,還沒放下書包就先趕緊打開電視,為的就是那每天半小時的《哆拉A夢》。再大一點,發現別的頻道也會播出一樣的卡通,但有時候欺負大雄的人改叫「技安」,大雄求救的對象叫「小叮噹」,而被偷看洗澡的人也成了「宜靜」。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諾貝爾文學獎、普立茲獎得主、紐約時報暢銷書作家……,當他們的著作成名,作品摘下文學桂冠前,他們也一樣是為五斗米折腰的老百姓,許多文學作家在成名之前,都不得不在餐館、在建築工地等打工,讓肚皮吃飽,才能支撐文學熱情,也有些大師曾是吃癟的業務員、生意慘淡的小診所醫生,這讓他們有餘裕,或者有更大的動力,去提筆創作。 網路媒體 Lifehack 完整文章
英國大文豪狄更斯(Charles Dickens,1812-1870)在經典名著《雙城記》(A Tale of Two Cities)的開場寫道: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這是智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 這是篤信的時代,也是疑慮的時代; 這是光明的季節,也是黑暗的季節; 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絕望的冬天; 我們什麼都有,也什麼都沒有; 我們全都會上天堂,也全都會下地獄。」 完整文章
文/楊念穎 人民起義抵抗特權 18世紀末,階級之間的衝突日益尖銳,貴族和教士僅占總人口的 2%,卻擁有全國耕地面積的 40%,且不須納稅。反觀一般百姓,生活本來貧苦,還要負擔國家大部分稅收,人民反彈聲浪逐漸高漲。1789年7月14日,巴黎人民群起走上街頭,巴士底監獄被攻陷,封建制度瓦解,法國大革命爆發。 反抗暴政成為創作藍本 狄更斯筆下的《雙城記》,即以法國大革命為背景,故事環繞著醫生 完整文章